<menuitem id="nl1jb"><ruby id="nl1jb"><address id="nl1jb"></address></ruby></menuitem>
<var id="nl1jb"><noframes id="nl1jb">
<ins id="nl1jb"></ins>
<del id="nl1jb"></del>
<del id="nl1jb"></del><cite id="nl1jb"><noframes id="nl1jb"><cite id="nl1jb"><span id="nl1jb"></span></cite><cite id="nl1jb"><noframes id="nl1jb"><del id="nl1jb"></del>
<cite id="nl1jb"><span id="nl1jb"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nl1jb"></cite><i id="nl1jb"><noframes id="nl1jb"><i id="nl1jb"></i>
<ins id="nl1jb"><noframes id="nl1jb"><cite id="nl1jb"></cite><var id="nl1jb"><noframes id="nl1jb"><var id="nl1jb"></var><cite id="nl1jb"><noframes id="nl1jb">
分享

奧斯卡特輯之令主創精疲力竭的那些《星球大戰》視覺特效

non 發布于 2016-03-03
頻道: 綜述 

《星球大戰之原力覺醒》這部由喬治·盧卡斯開始的第七部《星球大戰》電影很早就已經在奧斯卡最佳視覺效果獎的名單上了。雖然第88屆奧斯卡的最佳視效獎頒發給了《瘋狂的麥克斯4:狂暴之路》,但是《星球大戰之原力覺醒》里的視覺特效依舊讓人心馳神往,畢竟讓另一個世界從你的幻想在視覺上為你實現現實,是一件很牛的事情。

用手機看下載視頻無法觀看? 點這里

之前能和它競爭的榜單:《蟻人》《復仇者聯盟:奧創紀元》《間諜之橋》《超能查派》《絕命海拔》《機械姬》《速度與激情7》《饑餓游戲3:嘲笑鳥下》《海洋深處》《木星上行》《侏羅紀世界》《瘋狂的麥克斯:狂暴之路》《火星救援》《碟中諜5:神秘國度》《亡靈》《007:幽靈黨》《星球大戰:原力覺醒》《終結者:創世紀》《明日世界》《云中行走》

俗話說,你如果不愿意把必要的熱情和勞動投入你的項目,那就最好遠離這個項目,再也別回頭。《星球大戰》正傳三部曲一直是這條格言的典型例證,因為它總能激發有抱負的電影人的想象力——原因顯而易見:創造者喬治·盧卡斯(George Lucas)和所有相關人員把他們的體力和智力發揮到極限,模糊了幻想和現實之間的界限。顯然,在《星球大戰》創作初期,盧卡斯計劃將其打造為空前的銀幕魔法體驗。為了實現這種真實性,劇組在視覺特效上一絲不茍,傾注心血(防止有人看到絲線,幻想破滅)。有的特效比其它特效更費力,但以下特效是最讓劇組肌肉酸痛,同時付出最多心血、汗水和淚水的。

1、C-3PO你妹!


概念畫家拉爾夫·麥夸里(Ralph McQuarrie)的C-3PO名畫讓安東尼·丹尼爾斯(Anthony Daniels)一見傾心。在荒涼外星背景的映襯下,這個機器人的脆弱人性撥動著丹尼爾斯的心弦,讓他接下了這個角色。但是,他如果當時哪怕知道一點點扮演這個角色的要求,不管是否因經驗而理解,就有可能摘帽告辭。對演職員來說,在加利福尼亞的死亡谷和突尼斯拍攝《新的希望》的塔圖因(Tatooine)場景是無情的煎熬,尤其對丹尼爾斯來說更是如此,因為他要在不完全透氣的黑色連體外套外穿由鋁、黃銅和塑料制成的一片片盔甲。在接受紀錄片《夢之帝國:〈星球大戰〉三部曲的故事》(Empire of Dreams: The Story of the Star Wars Trilogy)的采訪時,丹尼爾斯甚至記得,有一次戲服左腿裂開,穿破他腳上的塑料,刺入他的皮膚。這個傷很小,不妨礙他的表演,但不言而喻,傷口與酷熱的雙重折磨是很難受的。

在《絕地歸來》中,C-3PO的戲服得到改進,材質更輕便,但卻沒有解決丹尼爾斯在表演時碰到的另一個遺留問題。根據《人物》雜志在1983年的一次采訪,穿著這套戲服運動感覺就像“殘疾人和嬰幼兒的混合體驗”。對擅長啞劇表演的人來說,這句抱怨很容易理解,因為流暢的動作是啞劇的必備元素。不過,你扮演的角色最后被印在了全美銷售的麥片包裝盒上,這總算讓你在漫長的黑暗中看到了一絲光明。

2、三個人和一個赫特人(Hutt)

誰會想到操縱銀河系最懶散、最會享樂的土匪之一會大費周章?赫特人賈巴(Jabba)的木偶由工業光魔視覺特效總監菲爾·蒂皮特(Phil Tippett)設計,其建造由化妝部負責人斯圖亞特·弗里伯恩(Stuart Freeborn)監督。這件巨型道具的尺寸和復雜度能與當時吉姆·亨森(Jim Henson)的任何作品相媲美。在電影人杰米·本寧(Jamie Benning)的短紀錄片《赫特人賈巴體內的生活》(Life Inside Jabba the Hutt)中,木偶操縱者之一托比·菲爾波特(Toby Philpott)暢談了操縱賈巴的體力工作量和腦力工作量。與菲爾波特一起擠入賈巴腦袋的是戴夫·巴克利(Dave Barclay),后者負責操縱賈巴的右手和嘴巴,為賈巴對口型;菲爾波特操縱賈巴的左手,擺動其沾滿黏液的舌頭,旋轉其頭部。

在尾巴里,邁克·埃德蒙茲(Mike Edmonds)操縱一根控制桿和一套踏板系統。小個子的他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。獨立顯示器會播放他們的動作,使他們三人保持完美同步。菲爾波特說,不管怎么樣,他們基本上是在盲目行動,盡力協調,防止意外打到哪位演職員。

3、定格弊病


在CGI充斥電影院之前,定格拍攝一直是視覺特效的手段之一。歐洲電影人弗拉迪斯拉夫·斯塔雷維奇(Vladislav Starevich)是定格拍攝的先驅之一,美國人威利斯·奧布賴恩(Willis O’Brien)及其門徒雷·哈里豪森(Ray Harryhausen)緊隨其后。這些富有遠見卓識的人啟發了蒂皮特為《帝國反擊戰》的微縮模型開發并使用一種被稱為“走格”(go motion)的新技術——改進自斯塔雷維奇實際創造的工序。為每一幀加入動態模糊后,動畫序列變得順暢,不再有定格特效固有的僵硬感。這為湯湯(tauntaun)和AT-AT創造了以假亂真的效果,但把魔法變成現實的工作量巨大,耗時耗力。

動畫師要花一個多小時才能制作20幀,而它們僅僅組成一秒鐘的片段。縮微模型的移動距離不到一英寸,而且必須盡可能小心謹慎——最細微的誤差都會破壞行走循環的流暢,導致重拍。由于有不同的機械結構和武器,對AT-AT的操作精確度要求遠比湯湯更高。為了使這一過程更便捷,劇組搭了一個帶門的特殊舞臺,以便動畫組在拍攝間隙從臺下探出身子擺弄模型。

4、大象穿班薩(bantha)戲服


觀眾看到被稱為“班薩”的混血長毛巨型大角羊時,無疑想弄明白盧卡斯是不是雇了一群遺傳學家。不過,跟《星球大戰》的所有其它特效一樣,實現這一生物的幕后秘密并非科學怪物,反而驚人地簡單。一頭叫瑪爾吉(Mardji)的25歲亞洲象從加利福尼亞被帶到死亡谷拍攝塔斯肯襲擊者(Tusken Raider)的場景。她當時在加利福尼亞的家被稱為“海洋世界/美國的非洲”(Marine World Africa USA),現已被更名為“六旗探索王國”(Six Flags Discovery Kingdom)。到了拍攝現場后,瑪爾吉被套上了毛發蓬松的班薩戲服。她的人科同事即使拍戲拍得汗流浹背也只會一笑了之,但瑪爾吉完全不會這樣。為了防止她弄掉這身戲服,攝制組費盡心機,幾乎耗盡了耐心,拍攝進度也被拖延。瑪爾吉最終穿著班薩戲服拍完了戲,但她的耍大牌行為確實讓許多人心有余悸。

5、熱血沸騰的伊沃克人(Ewok)

到目前為止可以肯定,《星球大戰》的戲服不管對人類還是對動物都不舒服——對于在《絕地歸來》中扮演伊沃克人的群眾演員來說,參演一套史詩系列片還是不能彌補穿悶熱毛皮戲服的痛苦。同樣在《人物》雜志1983年的那次采訪中,女演員兼女特技替身黛比·卡林頓(Debbie Carrington)——許多人應該記得她在《全面回憶》中飾演拇指姑娘(Thumbelina)——把這套戲服比作桑拿,劇組必須一直向演員提供佳得樂飲料。因為一個脫水的伊沃克人是一個不快樂的伊沃克人。

(origin-http://www.starwars.com/news/the-5-most-grueling-star-wars-visual-effects)

本文章為原創、翻譯或編譯,轉載請注明來自場庫(vmovier.com)

微信“掃一掃”,直接在手機上觀看影片

加載更多

影片點評
快速評論

  • 加載更多

熱門排行

正在熱議

更多活動+熱門活動

  • 2019,等你一句話
  • #話題#哪一瞬間你意識到自己單身不是偶然?
  • #話題#你遇到或聽說過什么校園霸凌?
  • 線下實訓
  • #話題# 開學季,你經歷過哪些南北差異?
  • TFBOYS 蔡徐坤都學過的九堂速成聲樂課
×
×

用「場庫」客戶端下載高清影片

掃描二維碼下載
- iOS / Android -

×

登錄

性爱实践课